招生简章 新闻资讯  
 
教学特色 在线报名  
 
 
 
 




· 最近开班信息·
  短期企业实训班
  长期企业实训班

就 业 明 星

学 校 新 闻

· 业余制班类 ·
  
  
  
  
::: 快 速 导 航 :::
Hi,你有什么问题吗?
王老师
Hi,你有什么问题吗?
张老师
 
中国软件“激情”创新:以全球化重新超越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jixinguo 发布时间:2009/2/13 8:24:47 阅读:1970
4800亿中国软件业总收入,放到全球化的IT浪潮中,它的分量有多重?

  2007年6月21日下午,大连富丽华大酒店,在由中国国际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会(以下简称“软交会”)与《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主办的“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论坛暨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发布会”上,与会500多名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界代表共同做出判断:中国软件业已经达到一个历史高峰,但同时又受困于全球化困境。

  论坛上发布的《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认为:一方面,软件业的区域性与国界正在随着跨国公司本土化以及互联网的深入而日渐模糊;另一方面,中国软件业面临的全球化竞争依旧没有消解,本土小公司与跨国巨头的人才竞赛、软件强国印度的隐隐压力以及仍然模糊的中国软件业定位和方向等问题还在困扰着中国软件业……

  “全球化”的正、负极

  数据显示,我国软件业规模已经从2000年的593亿元,发展到去年的4800亿元,同比增长23%;在4800亿产业总销售中,软件产品的销售额达到了2736亿元,产品所占比例明显上升;2000年中国的软件出口额仅为4亿美元,到去年年底已经达到49亿美元,同比增长36%;在所有1.3万家软件企业中,超过10亿元销售规模的企业有35家。

  与此同时,软件业的“国界”正在被淡化和消失,中国本土软件业的“全球化”特质正在被强化。

  “世界是平的,但同时又是不平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首席战略官芮勇如此表示。

  芮勇透露,微软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已经进入深水区,并已充分融入到中国软件业“自主创新”的过程中:“我们要在未来五年面向中国完成1亿美元的战略投资、1亿美元的外包,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数目,去年和今年做外包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他同时透露说,微软未来五年在中国的人才培训计划是“8万名各类软件人才”。

  与此同时,芮勇认为,微软的本土化已经渗入到中国软件业链条构建层。他举例说,去年11月份,微软为处于发展中的中国软件开发公司在北京和苏州举办了第一次风险投资高峰会。“目的是为国际上的风险投资公司和国内的软件开发公司,创造一个交流的平台,让他们能够合作。”

  杀毒软件厂商McAfee的首席执行官Davi DeWalt说:“越来越多的人将真正的技术创新成果和知识产权带到中国市场,这一变化十分有趣。”

  全球存储巨头EMC也支持上述立场。该公司2006年在上海设立了中国研发中心,计划未来5年投入5亿美元,并招收超过500人的中国研发人员。

  报告专家组对此评价认为,微软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华研发战略演进的几个趋势:由早期产品本土化向全球化的核心技术研发转变;由被动地执行研发战略转向了主动参与甚至主导研发战略和决策。

  但是,“全球化”显然也在反向撕裂中国本土软件的创新生态圈。报告调研组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调研期间,大多数中小软件企业都对中国软件业的人才现状表示担忧,其中一个痛苦的现状是,本土高校的人才教育困境以及跨国公司“挖人”的力度,正在双重夹击着中国本土公司的发展。他们抱怨说,中国的公司已经“变成了IT人才的黄埔军校,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人,最后却流失到了跨国公司”。

  而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小公司主导的局面将会长期主导中国软件业的创新与发展。报告揭示,在1.3万家中国软件企业中,销售规模在1亿元以上的企业仅占4.1%。

  不少业界人士私下表达了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他们认为跨国公司本土化正在提升中国软件人才的规模及层次,但并不等于加大了中国在IP(知识产权)领域的占有数量;其次,跨国公司本土进程必然使其生态外延,滋生出更多以之为核心的中国小公司。这一现状势必加速软件业的两极分化,寡头主导的局面将会加大、加深。

  软件+互联网=中国软件新定位?

  但是,中国软件业的困境或许即将迎来新生。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阿里软件总经理王涛认为,目前很多人看冷中国IT业,实际上这个行业依然是一个朝阳产业。

  “从网络游戏在中国的成功来看,互联网+软件的模式将给沉迷已久的中国软件以新的机会。”王涛说。

  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唐骏也认为,过去十年,受到模式之困的中国软件业并没有达到高速的增长,但是以“软件+互联网”模式获得成功的网游业却在高速发展。原因在于,基于中国庞大市场以及需求而做的商业模式创新,远比技术创新更为现实和可行。

  王涛说:“我们的切入点是充分利用互联网和SaaS(软件即时服务)进入管理软件行业。”

  一些关注国内行业应用软件市场.Net公司也在强化这一观点。据了解,包括东软、大连现代等传统以外包业务为主的中国软件公司近期都纷纷调高了公司对内需应用软件市场的信心。

  而相关的行业应用软件也在升温。北京北方银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喆表示,近几年随着国家对城市燃气、供热的改革力度加强,相关行业应用软件市场也在急速上升,从而带动了北方银证公司近年业绩的高速上升。

  “中国有庞大的行业应用市场,这才是中国软件业的出路。”一位业界人士表示,过去中国的应用型软件面临标准化和产品化、规模化等方面的瓶颈,但是经过十年推进,标准化问题已经随着中国企业管理水平、产品化能力的提升得到改善,而互联网的力量则有助于产品的规模化。业界认为,中国软件业可以就此摆脱“微软情结”与“印度情结”,从而寻找到适合中国自己的商业模式。

  盲点:小公司命运

  微软太高,印度太远。那么谁将成为主导中国软件业的主力军呢?谁来支撑中国软件业的自主创新呢?

  报告显示的数据不容乐观:尽管已经拥有年产值4800亿元的规模,中国软件企业绝大多数仅为200人以下的小公司。2006年,软件业务年收入1亿元以上的企业仅为472家,5000万—1亿元的为442家,5000万以上收入企业占全部软件企业8%;500万元以下企业超过了全部企业的一半以上。

  而多方面的困境正在影响着小公司创新能力的提高:一,受规模限制,小公司缺乏规模性的资金投入以及开拓市场的能力,而软件业的小公司是产业资本和VC们投资的盲点;二,受大公司挤压,小公司人才遭遇严重困境;三,小公司创新投入与利润产生呈负相关关系,研发投入越大,利润越少,致使陷入恶性循环。

  而近期垂涎中国软件的国际产业资金大都在关注中型企业:2005年,微软宣布向山东浪潮集团投资2亿元人民币,同年,微软再次宣布以2000万美元投资中软;近期,IBM与雷曼兄弟则高调宣布,以1.32亿美元的现金购入金蝶国际7.7%的股份。

  而风险投资似乎对软件业持观望态度:“怎么样投软件公司?对国内的市场来讲,公司怎么能做大?我们风险投资,大概也没有真正搞明白,哪个公司可以做得大呢?”IDG亚太区总裁熊晓鸽表示,IDG目前除了对部分与互联网相关的软件公司有些许兴趣外,对应用产品项目并不抱乐观态度。

 

 
 
 
 
 
 
2003-2010 ALLRIGHT RESERVED | 版权所有: 青岛软件人才培训学校